2010-02-11 《春晚匯客廳》黃銳等著您 

蘇有朋黃銳垂淚高歌 小虎隊重組終成泡影  

黃銳:「春晚匯客廳,黃銳等著您」,這裡是由搜狐娛樂播報和湖南衛視國際頻道共同播出的「春晚匯客廳」,我是黃銳。

今天來到我們節目當中的這位嘉賓依然來自於我們2010年中央台的春節聯歡晚會的一位貴賓,我們要熱烈歡迎的是蘇有朋。歡迎你!

   

  蘇有朋:你好!各位網友,還有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蘇有朋。 

  黃銳:在過程當中我覺得今年的春晚我相信所有人都在關注小虎隊的重聚,因為它帶給我們真的是太多回憶的這樣的一個時期了,應該屬於集體回憶共同的美好的願望。我昨天有看到你們的綵排,所以綵排過程當中我自己在下面,包括我很多同事給我的反饋,我們都是淚流滿面。

  蘇有朋:我也淚流滿面。 

  黃銳:是是是,自己也淚流滿面。那種感受是什麼樣的感受,我特別想瞭解。

  蘇有朋:我當時腦袋一轟,我想大概我們那一輩一起長大的人應該都知道,我們當年志朋要去當兵的時候我們有一個再見歌友會,然後在台上,其實也是上台前,我也是年紀小,不知道愁滋味,不知道馬上大家就要分開了。 

  黃銳:不知道分別是什麼?

  蘇有朋:對,在台上突然唱到《青蘋果樂園》前我突然間覺得腦袋一轟,一想,這會不會是我最後一次唱啊,會不會這輩子再也唱不到,我一下特別特別難受,就哽咽,唱不下去了。我昨天也是一樣,因為之前綵排過很多次了,我以為會很熟練的,我沒有想到會這樣子。因為昨天是第一次正式現場有觀眾,然後我們從台上升起來,前奏響起,然後所有的台下人掌聲,因為其實本來今天那個導演要求我們說,你們不是講好了嗎?三人擺好那個出場的pose,要很酷,怎麼就你一個人乖乖虎樂什麼呢,你在那邊笑什麼,有那麼開心嗎?我說我沒撐住。因為我一上來,大家在鼓掌,我突然就覺得我就樂了,我就沒有辦法你知道嗎?然後一下子情緒就很激動,然後站在自己的定位,然後那個音樂開始下來,我就好像回到小時候一樣,突然就覺得那個情緒澎湃止不住。然後後來撐到大概第二首歌以後才開始比較情緒和緩下來,然後第三首歌《青蘋果樂園》,因為很久沒有做這種在我心目中我所謂的那種偶像耍帥的事情,你知道因為很久沒有在舞台上走這種路線了。 

  黃銳:那是以前年輕時候的事兒了。

 

 

  蘇有朋:對,到第三首歌我才覺得比較全全投入,開始放開來,然後就跳,然後做動作,唱歌這樣子。然後一到這首歌結束下台以後,我又突然,我又情緒衝上來了。 

  黃銳:因為我特別能回憶起那種感覺,因為我們在外面聽到那個音樂聲音的時候,確實所有人都是紅的,我想那種感覺可能是代表自己跟那個年代時候特別回憶的一些片斷,可能是一些小小的細節真正被感動了。而且你在台上,我相信你下來的時候,更多的是三個人統一的服裝,我們在想真的當你們三個人再穿上統一的服裝的時候,小虎隊又回來了,那就是小虎隊,無論時隔多少年它就是小虎隊。

  蘇有朋:是。 

  黃銳:你有沒有這樣覺得?

  蘇有朋:我一開始其實坦白講,因為我一直覺得小虎隊這三個字是個經典,它已經跨越了我們三個,不只是我們三個人擁有的,已經變成一個符號,一個代名詞,可能是華語樂壇裡面一個有象徵意義的東西。我一直很怕這個經典我們重新出來,會跟大家心目中想像那個,原來心目中那個東西不太一樣,因為大家畢竟狀態都不一樣了。我覺得這個東西有時候萬一出來,然後你要是沒有做好那,其實你是毀了經典。就像比方說麥克傑克遜他如果還在世,他在演唱會上面他突然出來的時候,當他跳起來舞,腳步踩不好,突然滑了一跤。大家可能會覺得寧願你不要出來,寧願保留你年輕的時候在我心目中的那個形象,我原來我會比較慎重一點,因為我不希望破壞這個東西,可是現在我覺得大家排練以後,大家都很努力。減肥的減肥,剃鬍子的剃鬍子,大家都很努力的想辦法還原當初那一段原滋原味的那個狀態。現在我覺得包括春晚幫我們做的衣服什麼的,我覺得看起來都還挺像回事的。

 

  黃銳:小虎隊在你心目當中,跟我們應該不一樣,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隊伍,或者是怎樣的一段時期?

  蘇有朋:其實差不多吧,我覺得其實就是我們的青春,只是你是聽了這些歌長大的,對我來講我是唱了這些歌長大的,你可能聽了一百次,我就唱了一千次之類的這樣。可能對這一代人來說,對聽眾來說,你們有很多自己的青春故事投射在上面,對我來說當然也是,自從我加入小虎隊以後,我的生活就開始跟其他同齡人開始不一樣,我就開始不務正業了。因為我以前唸書還可以,所有的老師、同學都覺得你應該以後會是博士,會是律師,或者當老師,怎麼可能跑去當藝人呢,很奇怪,從此就走上這條路就回不來了這樣子。一開始當然沒有什麼成名的概念,我年紀很小,就是常如大家以前看到的卡帶上面的樣子,我就是乖乖的,天真,我又不知道,覺得這是個打工,很好玩,公司幫你安排了定位。寒暑假的時候,打工嘛,給你弄了漂亮的衣服,找老師幫你跳舞,然後就去排練,該出來的時候你就做這些事情,我就好啊好啊,那做啊,就很開心,沒有想那麼多。到後來慢慢這些事情久了以後,也會才知道原來成名是這麼回事,那麼盛名或是眾人的關注可能給你帶給你些什麼東西,然後我也開始有我自己的酸甜苦辣,我想大概跟我們所有這一代,不管是70後,或者80後人來講都一樣吧,我已經離開了那一段青澀懵懂的歲月,我們開始長大了,我們開始知道其實真正的生活是什麼樣子。這些歌其實在我們大家心目中代表的就是那一段十幾二十歲,曾經那一段我們真的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

  黃銳:所以你把小虎隊當成經典,是因為這種經典是你生活當中或者是你人生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你不想隨便把它打開,也不想隨便把它展現?

  蘇有朋:這個有時候說起來有點複雜,我覺得當然在我心目中它其實就是我們的青春這樣子,這是對我個人部分來講,那只是後來我這一段所謂我自己認為的一開始的只是個打工生活,它後來竟然成了一個在所有華人音樂世界裡面的一段音樂史上不可取代的一個奇跡,或者是經典。這個東西是誰也沒有想到的,到後來我覺得現在小虎隊這三個字,我不知道說得對不對,至少就我個人理解,覺得它好像已經昇華到某種,已經不只是屬於我們三個人了,已經是一個標誌,是一個符號,它是一個華語歌壇的奇跡,代表的已經變成那個意義了,不是任何一個人可以去概括,或者是去代表的,「小虎隊」三個字它是個經典。

  黃銳:一個時期,一個時代。

  蘇有朋:對,它代表的是個符號,一個劃時代的東西。

 

我心中的委屈一直都沒有傾訴

  黃銳:為什麼在今年春晚當中有這樣重聚的機會,在過去的歲月裡面有沒有曾經你們在一起重現這樣的可能,或者中間的機遇。

  蘇有朋:其實今年我覺得是一個水到渠成,今年剛好是虎年,然後剛好春晚又來邀請,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機緣,事實上對我個人來說我一直在等待這樣一個機會去跟所有懷念小虎隊的老朋友們大家可以敘敘舊,對我來說,在我的心目中當然每個人對待經典的看法,態度,或者如何供奉它的那個想法不太一樣。對我來說,就像我剛剛說的經典其實不是屬於任何一個人,我覺得到現在小虎隊這三個字的成就,可能高過我們三個人任何一個人單飛,至少到目前為止任何一個人單飛的成績這樣子。我不太希望它很廉價,或者如果你做不好,壞了大家心目中那個印象,我覺得那是個罪過,所以我覺得它需要一個好的平台。第一個,我覺得它不能爛做,就像比方說王菲可能也是這個時代很多人心目中的一個經典,她的歌陪了很多的歲月。我覺得王菲,我覺得她也很清楚,王菲這兩個字可能某種程度上已經不屬於她了,她必須把這個經典的形象,她要塑造在那個地方,那才是大家心目中想要看到的王菲。如果王菲今天跟一些現在比方說線上打歌的新人一樣,什麼節目全部都上,到處都可以看到王菲,你覺得好像這不是我喜歡的王菲,怎麼變成隨手可見的,你知道沒有那種神秘感,或是那個感覺了,那就不對了。所以我覺得小虎隊也應該是這樣處理,所以我一直等待這樣一個機會,比如說像過去幾年,我會覺得類似王菲可能在一些大的慈善晚會出來唱首歌,或者什麼之類的。比方說今年她真的想要唱歌了,她選擇春晚這樣子的舞台,唱一首歌,她會一直保持大家心目中她還是我的那個女神,她一直沒有這樣降格,她一直很低調,她很高端,她很經典,她很難得,她很唯一。在我心目中我認為的小虎隊是這樣子,這個機會到今年我覺得是個水到渠成的機會,剛剛好。

  黃銳:其實這裡面水到渠成,給你說一個題外話,因為這裡面確實其中搜狐的網友很多人也做了一個這方面的努力,因為之前在春晚的節目裡面,在做一些調查的時候,很多的網友就已經曾經說想把小虎隊重聚,王菲,提到議事日程上來,但沒有想到最終導演組有了這樣的考量和安排之後,這個事情成型了,所以搜狐網友在其中也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蘇有朋:謝謝,謝謝大家!其實也非常謝謝春晚。

 

 

 

 

  黃銳:在很大程度上這一代所有的網友,因為大家都7080後的人,對你們太熟悉了。

  蘇有朋:這也是了了我們大家的心事,這麼多老朋友大家可以見個面,打個招呼真的很開心。

  黃銳:因為前兩天我們在聊的時候老是在回憶說我們自己在讀書的時候,曾經學校裡面也有自己的小虎隊,每個班都會選擇一二三。

  蘇有朋:我聽過好多這樣的故事。

  黃銳:你沒有聽過我那個故事,我就是我們班裡面小虎隊裡面的乖乖虎。

  蘇有朋:真的啊?OK

  黃銳:當這些所有的回憶都來的時候,正好春節這個時間它有點特殊性,因為一年過來,大家總會在那個時候懷念,會要看到未來,會要看到希望等等,情愫都特別不同,當你們在這樣時間聚到一起的時候,覺得還能找到以前最開始相遇的那種感受嗎?還一樣嗎?

  蘇有朋:這個說來有點話長,其實在當年,因為我們的工作時間蠻長的,除了我那時候唸書花得比較多時間,所以整個公司都體諒的,所以我們所有工作都是在寒暑假,基本上寒暑假的時候,就是宣傳,拍MTV,拍宣傳照,每天從早到晚黏在一起。我覺得那種情誼有點像大家當兵的時候上下鋪的戰友吧。工作上我們非常有默契的,因為生活都在一起,可是除了這個之外,我們三個又是彼此分別很不一樣的個體,大家都有不一樣的興趣,然後一些人生觀,對事情的看法,或是自己的朋友圈其實都是不太一樣的。所以基本上我們收了工以後,在生活上也不是說不好,只是並沒有像工作上那樣完全黏在一起。自從後來大家志朋去當兵以後,我們大家單飛以後,這個歌壇的朝代也有在更換,那我們大家就開始試圖必須要自己去找自己的出路,找自己的風格以後。我們跟過去其實不像過去那麼的每天黏在一起了。

 

  黃銳:因為我曾經聽吳奇隆在我們這兒到訪時候,也曾經說過那段時間你們確實三個人幾乎是吃住在一塊,然後一起功課,一起來解決難題等等這些,他把那段時間當成是你們生活當中最親密的那段日子,是這樣子嗎?

  蘇有朋:是,那個時候是這樣子。

  黃銳:你們還睡在了一塊?

  蘇有朋:睡是沒有睡,我們公司很扣的,沒有給我們那個宿舍睡啊。哈哈!這我就不清楚了。

  黃銳:所以你會有這段共同打拼的日子那種回憶,是肯定有的。

  蘇有朋:對,這一段我覺得怎麼講呢,就是共患難一起打拼的經驗,這個回憶是非常寶貴的,這是共有的。

  黃銳:這是共有的回憶。

  蘇有朋:對。

  黃銳:所以這麼多年再聚到一起的時候,熟悉了嗎?還是通過一些時間迅速熟悉?

  蘇有朋:坦白講一開始會有點點陌生,因為這麼多年來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重新要負的責任,比如當初大家在一個部隊裡面,我們一起有過很輝煌的戰功,可是後來大家又各自分到不一樣的部隊去了,也有了新的戰友,有了新的目標,有了新的人生夢想,各自在做。各自在做的這段時間裡面大家聯繫就會少很多,坦白講我也看到一些媒體,其實他們倆個也說,其實後來在這十年時間大家也沒有見超過十次面,大家平常只能偶爾短信聯絡一下。可以說這些情誼,當然我覺得就是那種軍中同袍的那種戰友的情誼是永遠都會在的。我們可能已經不是生活裡面那種密友。剛見面的時候會有一點點,畢竟很久沒見了,可是隨著大家一起,音樂一放下來,就像當兵的時候早操的歌放在一起,大家動作還是會一直做這個,這個默契還是會有的。

  黃銳:所以情感上這種也許有一些疏忽,可能在於十多年大家沒有像每天聚在一起這樣的機會,所以這個過程當中你們的聯繫多半通過手機或短信,哪怕有活動偶遇的機會都比較少吧?

  蘇有朋:活動我見過志朋兩次,見到他時候我特別激動,因為彼此我覺得在這些年來有一些順境,有一些逆境,大家可能都經歷了很多,有一次,我記得幾年前吧,有一次中央台有一個節目,在我前面一個就是志朋,好像剛好他生日,他們就安排節目給我上台給他送個生日禮物,給他一個意外的驚喜。我在備場的時候,我看到志朋在上面唱歌,他那個時候剛剛出了他一張個人的專輯,翻唱了一首韓文歌吧。然後旁邊有那個大屏幕,我一下看到他,因為我很久沒有看到他現場表演。現在看到他,我覺得他好穩啊,好有颱風啊,很內斂,很多歲月的經歷,那些味道都寫在臉上,好像覺得一方面覺得好癡迷,一方面覺得好感動,二哥你好棒啊。大家都走過來這麼多,因為我也經歷很多事情,然後重新再見到,多年沒見,你也長大了,一看你也經歷了很多事情。我突然覺得特別的感動和感慨,然後上台的時候我又不行了,莫名其妙,明明白他生日,然後我就滿臉濕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抱著他。他就一臉,幹嘛呢,三弟。他不知道我在下面聽了他一首歌,我已經激動得不行了。

  黃銳:你們三個人當中誰最愛流淚了,我特別感興趣。你一個,吳奇隆一個,陳志朋一個。

  蘇有朋:看奇怪,其實我也不是很常常掉眼淚的人,可是我不知道,有時候打在一些點上,就有可能,就會比較被感動。我還是原則上我還是比較感性的人,如果我做事情比較不好拿捏,我是憑感覺的那種。

  黃銳:陳志朋他在回憶他自己離開那段時間,是哭得很厲害,就在現場,我今天沒有把那段準備給你看,因為之前吳奇隆來的時候我是把那段播給他看了,他看完之後他是不忍心去看這一段,因為他受不了,我覺得今天要把那段播給你看的話,你同樣會受不了。

  蘇有朋:嗯,知道就好。

 

 

 

 

  黃銳:講你們三個人的時候,我覺得志朋眼睛裡一直有淚光,說到那種感觸的時候,還是會讓你心潮會有些澎湃吧,因為那種歲月不是像一般人共同能夠經歷的那種感覺。

  蘇有朋:很多故事啦,可能每個人都是一樣。

  黃銳:這跟我想我說之前跟高中同學有多麼多麼的好,如果高中同學隔了十幾年不見面,我們再見面的時候,也許那種感覺會有點像我說的那種感受。你會覺得真的很熟悉,你會覺得又有一點陌生,當你再次跟他擁抱,也許聊完幾句話以後,你又似乎能找到一些,可是中間還是有距離。

  蘇有朋:因為有那個距離,然後大家可能也會越長越不一樣,因為本來個性就不一樣。我覺得當年的情誼是一定都在,可是也不能否認大家都大了,想法確實都不太一樣了,可能要花點時間才能夠瞭解了。

  黃銳:當大家都大了,想法都不一樣的時候,你們中間如果碰到統一的這種事情的時候,這種矛盾怎麼來處理呢?我覺得性格不同,使然不同,也許你到現在碰到很多事情時候三個人態度跟以前是不一樣的。

  蘇有朋:對。

 

  黃銳:碰到這種問題的時候你們怎麼來解決?

  蘇有朋:我基本上像現在我都是不出聲啊。

  黃銳:你以前也沒怎麼出聲啊。

  蘇有朋:對,其實以前也輪不到我出聲,我也沒什麼好出聲的。

  黃銳:因為你是最小的一個。

  蘇有朋:現在也沒什麼好出聲的。因為現在媒體比較喜歡抓著我說事情嘛,所以我就更不敢出聲了,你們說了算,我配合度很高。

  黃銳:那個時候我聽他們說,你就是經常聽他們比較多,因為年紀最小,他們倆個稍微長一點。

  蘇有朋:對,換個角度也可以說他們其實比較體諒,包括那個時候公司裡面一些姐姐啦,阿姨之類,就可能比較照顧我吧,因為他們總是會覺得我不知道什麼叫事業,沒有什麼事業心,就是覺得我的主業,彷彿蘇有朋只是當你自己是個學生,沒有覺得這個是你的職業,事實上也是這樣子,他們覺得你好像沒有很認真,你唱不好,你會回學校去唸書,你以後會走你的路,那才是你的正路,我一直給公司人這樣子的感覺。其實也是,對我來講,當然我的性格本身做事情都會很盡力,很努力,可是我確實也沒有想到什麼,要怎麼經營,我要找什麼自己的定位嗎?找自己的特色嗎?那些東西對我來講都還太早。所以一直到真正完全單飛之後,後來我忽然離開大學之後,我才忽然發現我長大了,我接下來可能要養家了,我不能像以前一樣都有人安排了,我沒學校可以回啊,我沒退路了,那是你後面的事情。

 

小虎隊的重組不能因為個人意願

 

  黃銳:但是我覺得有朋你自己在對於小虎隊這件事情上面,你一直在後來的時間裡面也一直處於比較力挺的那種狀態,很力挺小虎隊本身這種狀態。

  蘇有朋:我愛小虎隊啊。

  黃銳:所以你會一直,但是很少聽你說小虎隊,說小虎隊就說得很少。

  蘇有朋:對,一個是我不是很喜歡常常隨媒體起舞的人,我想我出道這麼多年,基本上大家應該知道我的風格,我不太炒作的。過去這兩三年,當然我也知道我背著一些東西,背著一些誤會,或者背著一些委屈。有時候這些東西我不太知道該怎麼去說。我舉個例子好了,比方說在內地有個說法叫做富二代,對不對?我知道,比方說小虎隊如果是我們大家的家產,這是一個非常富有的,比如說虎家好了,虎家裡面有三公子。當然我覺得身為虎老三我可以回去吃老本啊,我家裡面非常有錢,我一直打著這個號子就行了,可是我可能也會有一些些我自己的驕傲,或是我自己的一些兼職。我希望能夠靠我自己的能力創一些業,雖然我知道我可能這輩子的家產永遠不會有我們虎家高,可是我希望有我自己的一份東西,我不希望一直拖著這個東西,就是背著,你只是富二代嗎?你就是開家裡面的車,你都是用家裡面自己的嘛,你不太求上進嘛。我不喜歡這種形象,這不代表我否認我不是虎家的人,我當然以我們家驕傲啊,我們家曾經這麼有錢,我很驕傲啊,可是我真的希望當我在外面創業的時候,請你稱呼我,我是老三公子也好,可是不要叫我是個吃家產的人。我想這種東西你大概可以瞭解吧?這種東西是有差別,不是我不愛小虎隊或是什麼的。只是我覺得人真的大了,我已經不是以前十幾歲的狀態,我必須為我現在自己負責。

  黃銳:所以這樣的話很容易被人家誤讀和解讀對不對?

  蘇有朋:有時候說不清楚我也懶得說。而且之前確實我覺得當我自己出來創業的時候,可能我還有一些瓶頸,我並沒有一些成績的時候,大家會覺得你少來嘛,你也沒怎麼樣嘛,因為你跟你以前的虎氏企業的那個成績差距太大,你是沒有人要聽你的。你就回去吃家裡的嘛,所以那時候我只能扛下來,一直到一天我覺得我真的我們公司小有成績了,雖然比不上家裡面,可是我希望小有成績了,我才有機會說話。

  黃銳:你曾經聽到過別人對你的誤解,最大的是什麼?

  蘇有朋:不就那些嗎?看了會讓人傷心的話。其實我還蠻傷心的。

  黃銳:說你不愛小虎隊,因為你不想重聚是這些嗎?

  蘇有朋:諸如此類嗎?當然網上還有一些更難聽的啦,不過我覺得也沒所謂,男人嘛,出來外面做事情,總會有一些風言風語的,事實勝於雄辯。

  黃銳:你敢面對這些話,你能舉出例子嗎?

  蘇有朋:沒什麼好舉的?

  黃銳:擔心什麼,他們敢說你都可以舉啊?

  蘇有朋:沒事,講這些幹嘛,大概就是這些唄。

  黃銳:所以對於這些你要面對的置疑或者疑問,你那時候選擇的多半是沉默。

  蘇有朋:有很多東西說不太清楚,就像我剛剛說的大家對經典的處理態度可能不太一樣,這也沒有誰對誰錯,或者誰好誰壞的問題,只是在我心目中我覺得小虎隊不應該濫做,有些東西,像春晚這樣的平台我就覺得特別適合小虎隊來跟大家拜年,可有些東西我又覺得這些東西我蘇有朋個人去做就行了,可能不需要小虎隊去做,因為可能就會太腐爛了,就會對不起我心目中小虎隊的位置。但是有些東西會被越瞄越黑,所以說不清楚呢,我跟誰掰去呢?無所謂。

  黃銳:你一說這個的時候,大家很多比如說蘇有朋耍大牌,說蘇有朋有這個那個那個這個的。

 

 

 

  蘇有朋:所以沒所謂,真的覺得今年是一個好的時機,今年真的謝謝春晚,也謝謝剛好虎年到了,所以我趁這個機會,而且我確實推掉了一部在過年前我男一號的電影,我全力配合春晚趁這個機會跟大家拜年,因為我真的這也是了我一件心願。因為大家對我們有感情,我們當然對大家有感情啊。二十年了,什麼人二十年了,還能夠被大家這樣子。而且我覺得換一個角度說,在我們當年我想經典的可能也不只是小虎隊吧,還有那時候同起的一些巨星們?或是一些其他的偶像之類的,為什麼他們到現在沒有這麼多的千呼萬喚呢?其實也是因為小虎隊我們一直慎選,我們把關,我們找到一個最好的平台才出來,因為少見,因為稀有,所有小虎隊今天大家覺得這麼棒,不是嗎?如果我們早早的就上面,那現在小虎隊能夠帶給大家這麼多的感動嗎?這就是我對待「小虎隊」這三個字的態度。

  黃銳:我們怕你因為這件事情不開心,我們特別怕上了春晚之後,小虎隊出現了,我們有這麼多美好的回憶,你帶給我們了,我怕你們自己心裡不開心。

  蘇有朋:我一點都不會不開心啊,但有時候會有一些流言蜚語了,你說完全沒有感覺是不可能的。畢竟我覺得可能絕大多數的人可能因為這個樣子,懷舊了一把,感動了一把,對我來說我覺得他是一個功德,是個美好的事情,這樣就好了。

  黃銳:大家特別模糊,不知道大家說了什麼,會讓有朋那麼難過,或者那麼受刺激。

  蘇有朋:你自己去網上查了。有很多誤解了,其實真的有很多誤解,但真的不是這個樣子,而且剛好藉著這一次今年大家聚在一起,然後也跟大家虎年的時候跟大家拜年,我覺得很多東西應該停止了吧,我確實熱愛小虎隊,只是很多複雜的那些感情是說不清楚的,就像我剛剛講的,我要虎氏企業,可是我可能也有我自己一點小小的驕傲和尊嚴。

  黃銳:你反駁我一個問題,你可以反駁我,很多網友也許會覺得有朋是不是因為自己發展得很好了,在這個過程當中大家就覺得你不在乎這件事情,也許你會對這件事情不是那麼的關心和投入,你反駁我。

  蘇有朋:你有覺得我在整個春晚的過程裡面不投入嗎?這當然不是啦,而且好永遠有更好的啦。我也並沒有紅到,不存在這些事情的其實,我完全沒有這樣子想。

  黃銳:有沒有真的跟他們當中有誰心裡有彆扭,難受很難說的事,有嗎?我都歎了一口氣。請允許我這種真情實意的表達。

  蘇有朋:沒事沒事,我覺得再好的兄弟或者親人之間,當然有些話可能不見得有機會說,加上我們其實分割這十幾年來,其實大家已經都是各自在各自的領域裡面去領馭,有自己的朋友圈,有自己的工作,還有各自的工作目標夢想是不太一樣的。當然我覺得這次春晚事情其實最簡單的,因為我們其實心裡只是想在舞台上重現經典,這件事情上面是完全一樣的,其他的部分可能會比較,比方說我現在有我的經紀公司,也有我的經紀團隊,過去這幾年,當我們沒有組小虎隊的時候,這一群跟著我,幫我工作的人,像是一個家庭,等於你可以說他是我的一群小孩,我們在一起有一個目標,我們為著我們的夢想在努力,這個夢想可能還沒有達到,可是我們畢竟可能一起跑了好幾年了,現在突然有了一個小虎隊東西進來,跟過去的兄弟,有時候把酒言歡敘敘舊,一兩個晚上挺開心的,確實挺開心的。可是就像你剛剛講的離開這些以後,我有現在的責任要負啊,我不是當年十幾歲的時候我只是孤身一人,我愛幹嘛幹嘛,每個人其實都是一樣,我們現在都有家,都有業,都有現在要負的責任。

  黃銳:所以說重組這件事情不可能再延續對不對?

  蘇有朋:其實我覺得我在媒體上看過吳奇隆的經紀人,他說有的東西我覺得很多,你們知道這次春晚光三首歌還是組曲,我們就排了五天,很久。可能除了志朋常常在跳舞,吳奇隆可能他拍戲常常有打戲吧,可是畢竟我們很久不是用這種少年偶像的方式在做表演了,我們就花了五天,一個演唱會下來可能有二三十首歌,它其實會是一個巨大的排練時間,而且以我剛剛心目中我定義的小虎隊,可能不屬於我們三個人的,已經屬於大家的小虎隊這三個字,如果以它要做演出的話,你會覺得我會讓它隨便去做嗎?我不會過關的,大家可以想像一下,比方說像王菲好了,她可能不是以舞蹈,舞台表演專長的,她是以唱歌專長的人。她今年想要籌備演唱會,都要到下半年九、十月份才能做,所以其實做一個高規格演唱會籌備的時間,是超過一般的網友們,或是一般的歌迷們能夠想像的。對我和吳奇隆來講,或者對志朋來講,有一些合約,或是有一些工作是去年已經計劃好的,包括吳奇隆更厲害,他自己有製作公司,他可能要當製作人,還要製作電視劇,製作電影,他今年也有電視劇、電影的計劃,所以對我們來講一下子之間不是說大家看完春晚以後,大家覺得很感動,我一個月以後就想看你巡迴演唱會,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我對我們端出來的節目要負責,所以這是一個是檔期上的,這個檔期是真的還蠻困難的。

  黃銳:你們三個人當中誰最堅持這個想法?

  蘇有朋:我想志朋吧。

  黃銳:他最堅持這個想法。

  蘇有朋:怎麼說呢?對我來說我覺得我是一個念舊的人,可是我的生活不會只有懷舊,他會是我的一部分,就像人不可以不尊師重道一樣,人也不可以不念舊,可是我不會希望自己每天活在過去。大家從《風聲》就可以知道,我其實是一個求新求變的人,我往前看,我不喜歡走回頭路,我覺得這也是我到現在出了這麼久,大家還願意給我一點機會看我的原因,我還站在這裡。所以我想在春晚的時候用這樣的方式跟大家拜年,我覺得這是我認為最好的心意。

  黃銳:他聽到這個的話也許他會覺得對於他的想法就無望了。志朋,他最想提出這種想法的。

  蘇有朋:這個東西其實我們並沒有真的聊過,不過確實有些東西是有難度的,包括檔期上的配合什麼的,這些是因為大家真的像我剛剛講的各自都有妻小了嘛,大家都有家有業了,我們真的不是二十年前的我們。

  黃銳:所以你是要志朋面對現實。

  蘇有朋:我沒有這樣說。

  黃銳:呵呵,看清形勢,審時度勢。

  蘇有朋:我沒有這樣說。

  黃銳:你怕不怕他生氣,他很堅持這種想法的話,怕不怕因為聽到你這段話生氣、難過,因為在很大程度上確實很難看到志朋有一些自己個人的一些發展,或者事業上的一些突破的東西。

  蘇有朋:這個我也不這麼認為,其實我們三個人裡面大家都有各自的專長,其實我也很希望所有的喜歡小虎隊的人,不管我們是以小虎隊的方式在一起,還是以分開的方式各自在發展自己的專長,我希望你們都可以支持,有些媒體盡量不要太尖酸的角度做一些比較或者什麼的,其實不是很公平。如果你真的愛小虎隊的話,不要用這樣子的方式。在我眼裡面志朋其實非常有表演天分,他在舞台上的爆發力,還有他對舞蹈的這份專長,包括他之前演的這個舞台劇,其實我覺得他是非常有天分的人。大家應該多給他一些機會,他其實真的會發光發熱。吳奇隆他的專長,在藝術方面的,我覺得他的身手真的非常好,到現在竟然還有,我們這把年紀了,他還有六塊肌還是八塊肌,哈哈,我覺得真的他也是非常毅力很強,很棒的一個人,我覺得他如果走打戲的話,絕對不會輸給真功夫,我相信可以創出一派龍功夫來。所以我希望真的如果你喜歡當年的小虎隊,真的對我們有感情的話,我希望大家可以支持我們未來的發展,就像我們以前的歌詞講的,蝴蝶飛啊,或是紅蜻蜓,我們都還有更美好的未來,不是嗎?

 

再唱《驪歌》蘇有朋黃銳淚流滿面

  黃銳:志朋他有在近幾年當中一直在提重組這件事情嗎?給你們提得多嗎?

  蘇有朋:其實沒有,其實沒有。

  黃銳:為什麼剛才會有一個小小的反覆。這種其實說的是什麼,其實沒有。

  蘇有朋:就是聯繫並不多,哈哈!

  黃銳:真的聯繫不多?

  蘇有朋:對,其實我都有發信息給他,就是生日的時候,他也會發給我,我也會發給他,有時候我是從網上知道他可能來北京拍戲了,或是來北京工作,我就會發信息給他,有空的時候吃吃飯或者什麼的,不過他可能拍戲的時候比較忙吧,始終大概也碰不到。

  黃銳:在我們,作為觀眾來說,當然會希望這次小虎隊一直以這種狀態呈現,但你剛才也確實說到很多現實的問題,這是擺在面前沒有誰可以去迴避的問題。以你自己個人的想法來說,這一次的春晚是你們的重聚,也是最後的一次謝幕嗎?

  蘇有朋:未來我不敢說,其實昨天綵排的時候,我一時之間很激動,也有一些情緒,我也不知道下次是什麼時候,這樣子適當的機會,然後大家都挪開了很長一段時間來綵排、恢復狀態,找回跳舞的感覺,喔,耶!哈哈,就是這樣的機會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再有,所以我覺得我也說不好。

 

 

 

  黃銳:請允許我幼稚一把,讓你放棄下自己所有的事業,然後開始小虎隊的巡演,你願意嗎?拋開一切其他的東西不講。

  蘇有朋:我覺得那是不太可能的,因為就像比方說我接下來簽的電影合約,或是其他的工作,我不能把人家扔了,那也是另外一種不負責任,不是嗎?

  黃銳:大家的願望總是這樣,網友的聲音也是一樣,大家希望看到,因為確實如我們一樣聽到那種歌聲的時候是一種感覺,一種感覺是集體回憶的感覺。然後我相信在過程當中接下來的日子當中,有朋有自己的一些打算和計劃在明年對不對?

  蘇有朋:對,就是大概過完年以後有一個電影可能就會開始啟動了,這個電影還挺有趣的。呵呵!

  黃銳:可以透露點啊?

  蘇有朋:可以說它應該是國內還沒有拍過的片型。

  黃銳:國內沒有拍過的片型?

  蘇有朋:嗯,挺有趣的,那個劇本一開始很懸疑,會讓你一直要追看下去看結局的那種。跟《風聲》有某種程度上的相似,它挺有趣的,這種劇本。

  黃銳:那會很慘嗎?結局。

  蘇有朋:中間大概會有人死吧,哈哈!慘倒是不慘,只不過最後會抽絲撥繭,你必須要看到最後,會勾起你的好奇心,如果整個拍攝的手法,還有那個氛圍營造得好的話,我覺得它會挺有趣。

  黃銳:聊了好多哈,洋洋灑灑的特別多,我心中的感觸也挺多的,可是要說出我自己最真實的感覺,我就感覺有朋你這幾年真的好像承擔了好多東西,你心裡好像裝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很多很多的話。

  蘇有朋:人長大不是都這樣子嗎?有些事情你希望它美好就得承擔,就得扛,而且對我來說,我一直覺得小虎隊除了是我們大家青春的印跡之外,我也希望它可以代表一個不滅的兄弟情誼的那個神話,我覺得在我們這一代人心裡面,因為可能我們長大以後不見得可以有機會再去遇到這樣子的情誼,所以我覺得小虎隊可能在大家心裡,我一廂情願美好的希望,可能大家會期望現實生活當中沒有的,可小虎隊三個人做到了,這些東西。所以我覺得不管發生任何事情,以這個東西作為我最高的原則。

  黃銳:我真想說委屈你了蘇有朋。

  蘇有朋:沒有委屈,沒有委屈,這個沒有委屈了其實,我覺得這是應該的。這是我常常之前在媒體也說,這是我對於經典的責任和義務,我竟然有幸成為這經典的小虎隊這三個成員其中一個,我有義務去維護這個東西。就像麥克不可以哪天忘記他的雲端漫步怎麼走了,這是他的責任。

  黃銳:你下次碰到你喜歡的一些歌迷,或者你哪天出門碰到那些歌迷要跟你說蘇有朋也許有一天真的希望你再聽到唱那些歌的時候。

  蘇有朋:我唱啊。

  黃銳:你會想一個人唱,還是跟大家一起唱呢?

  蘇有朋:大家一起唱啊,如果是唱小虎隊的,當然是大家一起唱啊。就像莫名其妙炒什麼排位,真是莫名其妙,我們這邊從來沒有提過,可是我也懶得澄清,這些東西讓我站在中間,我們三個都不知道跳,我都不知道怎麼跳了,那還叫小虎隊嗎?所以任何三個人的歌當然就是三個人一起唱了。

  黃銳:那現在你要想唱一首歌,我要是想要邀請你一起唱一首歌的話,你會唱哪一首?

  蘇有朋:啊?唱一首小虎隊的歌。

  黃銳:我當你的歌迷,我就是你的歌迷,你想唱哪首歌。

  蘇有朋:我真不知道啊。其實還挺可怕的,說真的。

  黃銳:什麼可怕的?

 

  蘇有朋:我要講的是其實平常坦白講我覺得我們大家的工作都很忙,其實每天有很多事情要想,可能有新的劇本要看,你知道生活總是這樣子,有很多繁雜的事情組成起來就叫做生活,你不會有那麼多時間,比如說我不會常常去倉庫裡面把我以前的像簿翻出來說,我三歲時候是這樣,我五歲時候是這樣。剛好最近因為小虎隊聚在一起,也讓我最近就會多很多時間,上網可以看到這些東西,因為大家都在討論,我之前剛開始綵排的時候,去央視的網站,有一個特別小虎隊的專區,我一看,有很多以前MV的視頻在那裡,你不看可能也忘了,就像我剛剛講的你塵封的那些相簿,可能不看忘了小時候原來當鄰居幹過這事啊。哈哈!你看蝴蝶飛,一看,哎呀,我還有那時候,還有曾經一起去日月潭拍過MV呀,做過那些很愚蠢的MV的劇情之類的。昨天其實我也有更新一篇博客,我去找一些可以稱讚裡面的歌,找小虎隊的歌,就一翻,哎呀,怎麼這麼多好聽的歌啊,小虎隊以前真的很多歌啊,天啊,你知道一大堆。回到你剛剛問我的那個問題,你讓我挑一首好聽的歌,真的很多,而且那個時候大家聲音都特別清純。然後那時候包括公司,還有李子恆老師,我們這些恩師幫我們做的風格都是那個樣子的。你一下就會覺得好乾淨喔,我當然也想丟下我現在這一切,我可不可以再回到高中生啊,可是我也回不去了。

  黃銳:一首歌呢?咱們找一首你心裡最終的一個旋律是什麼?我有時候想小虎隊,有一個旋律就一直很難忘。

  蘇有朋:我不知道你現在突然問我的話,我會想起我昨天在網上聽到的一首歌,當然小虎隊其實有很多歌,包括今年春晚要唱的這些歌,我想都是大家最熟悉的旋律。可是你現在突然一下問我,我跳下來的第一個是我昨天聽的那首歌叫《驪歌》,然後才想起來原來我們以前還做了好幾個版本。有一首是我們三個人唱的版本,因為那時候那張專輯發的時候剛好是畢業時分,所以公司就在裡面收了一首《驪歌》,後來在我們精選輯裡面公司還做了一首比較快樂的版本,就是用比較開心的版本來講大家的分散。原來還有一個兒童版本,就是所有的小朋友一起唱的,你知道特別美!我仔細看了一下那個歌詞。

  (蘇有朋現場秀歌……

  蘇有朋:大概是這樣子吧。

  黃銳:我要鼓鼓掌,我想鼓鼓掌!謝謝有朋,也謝謝小虎隊,真的。

  蘇有朋:謝謝這一路帶給我們大家的。

  黃銳:我覺得滿心的話真的有時候不知道從何說起,我就希望小虎隊裡面的每一個人裡面你們都能好,有朋你也能夠越來越好。

  蘇有朋:沒事,我覺得所有我們大家一起長大的人大家都要好好的,每個人的生活都有很多的挑戰,也有榮耀的時候,也會有困難的時候,我們都要堅強的走過去。

  黃銳:謝謝有朋,握個手好吧,謝謝你給我們美好的回憶,真的謝謝!謝謝大家!謝謝!

 

 

   

 

 

欣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